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反派才是真绝色 > 第17章 第十七章
    这话说的一一

    在场人都微微一怔,那千面娇张着血盆大口脸上闪过一丝不知所措。

    白将翎是愣神愣的最久的,他正好偏头望着男人露出来的唇,他的唇是浅红色的,比粉多一点颜色,又不至于太红,处在一个刚刚好的地方,他说话又总喜欢勾起一边唇角,显得风流又肆意,漫不经心极了。

    像被风卷起的海棠花,飘来荡去,就在你眼前晃啊晃,又谁都带不走。

    明明他前一秒才把他从千面娇手里救下来,后一秒又能嬉皮笑脸的冲人傲娇挑眉,十分不正经。

    他望着放在他腰间的那只手,默了一秒,低头在那只手上拍了一下,清清淡淡的,“放开我。”

    “哇,个小没良心的!”苏停甩着被白将翎拍过的那只手,脸上表情惨烈被不知情的人看了怕是以后被人活生生拍断了手。

    少年揉捻了下手指,抿着唇,明明只是轻轻拍了一下而已。

    沈琮将目光从那白衣男人身上挪开,心里无端划过一丝微妙的情绪,愤愤的望着千年娇,她还是用着恋玉的那张脸,眼里又是完全不同的狠厉,“大胆妖孽,今日我定不会放过你。”

    千面娇阴森森一笑,事到如今她也懒得再装了,“能和十方教众之一的天裵沈家一战,可真是奴家几世修来的福分呐。”

    她容颜娇媚,眼神却狠厉无比,嘴里说着尊敬的话,手上动作又快如闪电。

    两人未说几句,软鞭与利剑就已交缠百十来回,两人身形都很快,在白将翎这种肉眼凡胎眼里,便像是两道光不时的碰撞在一起,然是这样他也不由地多看了几眼。

    沈琮再怎么不善武力,仍是十方教众之一,实力不容小觑,不过片刻那千面娇的动作就明显慢了下来。

    也就是个晃神的功夫,那千面娇便被一剑挑翻在地,倒在地上动弹了下,像条濒死的鱼,嘴里最后吐出口黑血就再没了声息。

    反观沈琮除了衣裳有些凌乱外,面色红润了点,就再没了其他反应。

    “爹爹好厉害!”沈恋玉满脸欣喜,看着倒在地上的千面娇满眼嫌弃,她瞅见那张和她一模一样的脸,略一皱眉,干脆从指尖燃了一把灵火,轻而易举落在千面娇身上。

    不过片刻,那碍眼的身形就不见了。

    千面娇死了,地牢里昏睡的其他少年也跟着陆续醒了过来,那群修士纷纷只记得消失前的最后一幕,沈琮略一查看,发现都没有什么大碍后就打发着各找各妈了。

    等地牢里只剩下他们几人时,他才终于有时间将目光分到角落的身影上,稍有踌躇,“在下沈琮,还未请教阁下姓名。”

    他总觉得这男人很眼熟,但又实在说不出是在哪里见过。

    苏停整个人站在角落里,他站的地方很微妙,刚好把整个人都裹在黑暗里,闻言也只是漫不经心地,“并不是什么响彻修仙界的大人物,沈家主不必知晓。”

    沈琮皱眉,然而男人并不愿意说出姓名,他也无可奈何,试探的拱手,“那…就此别过?”

    苏停耸耸肩,衣摆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走的那叫一个干脆利落。

    白将翎望了他们一眼,跟的也十分果断。

    白将翎一路跟在苏停身后,这才恍然原来之前这人吐槽过的狡兔三窟并不是开玩笑,一路弯弯绕绕、眼光缭乱,要不是前边儿有个引路的,光他一人怕是得困在这里边儿好半天。

    他想着没忍住瞅了眼前边人,他扎了个马尾,两只手背着身后,走起路来大摇大摆的,好好的衣服愣是被他穿出了种飘逸,看着倒是怪清瘦的,就是忒招摇了,身后的马尾就跟着晃啊晃,他本来就被绕的有点晕,此时盯着那马尾,更加犯晕了。

    白将翎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出的那兔子窝,等黄昏的橙光沐浴着全身时,他才感觉好了些,从胸腔里吐出口浊气,苏停已经离他几步远了,他就跟那些在大街上人稍微多一点就要赶紧抓紧父母衣裳,怕被人潮挤走的小孩儿似的,努力跟上男人脚步。

    他道,“你在生气。”

    大概是觉得有些生硬,想了想,“为什么呀。”

    苏停被他加的一点都不刻意的呀字逗笑了,他没笑出声,就无声的咧着嘴,心里乐开花了,哎呀妈呀,这小孩儿怎么这么好玩呢。

    嘴上又表里不一的嘴硬道,“我没有。”

    白将翎没吱声,低头盯着男人的影子没说话。

    过了一会儿,男人诶了声,“你这小孩儿怎么回事啊?关心人就关心一句啊?不能干点实际的,多问两句都不行啊?”

    白将翎想了想,认真了,“你会说吗?”

    苏停想都没想,乐呵呵的,“当然不会啦。”

    身后好半天没有声音,苏停估摸着他把小孩儿惹生气了,虽然有点不太地道,但他不高兴,他就高兴了,连走路都哼着小曲,那马尾也随着主人的步伐一甩一甩的,在空中划过一道漂亮的弧线。

    白将翎望着男人格外清瘦,却又连骨子里都透着肆意的背影,无端想起他小时候曾遇见过的猫,直到现在他都能记起那猫一身毫无杂质的白,眼睛是棕色的,与别的猫丝毫不同,矜持又娇贵的漫步在白雪皑皑里。

    苏停与那白猫不同,那白猫顶多只是会睥睨众生的望他一眼,高傲的甩甩尾巴从他脚边走过,而他…更恶劣一点,会在路过他时再轻轻踩他一脚,然后闪到一边看他生气又无可奈何的模样,最后再拍拍手,走的比那白猫更干脆利落。

    白将翎抿唇,自认为将男人的劣根性看得十分通透了,他这下低头的时间长了点,再抬头男人已经在好几米远的地方了,他不过稍稍琢磨了一下,就快步追了上去。

    今天几时回要清静些,只大堂坐了几桌零零散散的人,许是因为现在正是这群无所事事的仙道纨绔正乏的时候,苏停路过那管事姑娘,竟意外瞥见她正撑在桌上,脑袋一晃一晃的,似是在打瞌睡。

    他瞧得稀奇,这姑娘他进出几时回都要看见,哪次不是横眉竖眼的,心念一动,伸手在那姑娘桌前敲了敲,捏着嗓子娇柔造作的,“大白天睡觉,你可真是好大胆子。”

    他学的并不像,语调里还有克制不住的笑意,管事姑娘猛地惊醒,一双杏眼睁得大大的,却是真的被吓到了。

    苏停敛了笑意,暗自寻思,难不成自己随意捏着嗓子张口胡说的,真有那么厉害不成?

    旁边少年看不过眼了,扯了扯他的袖子,他这才仔细瞅了瞅姑娘目光真正的落脚点。

    看见姑娘望着他身后吃惊的模样,苏停就感觉头疼,人就在身后,避无可避,他皱着眉无可奈何的转身。

    云舟就站在他身后,撇了他一眼,上前几步,手里拿着的烟杆在管事姑娘跟着敲了敲,发出不算清脆的碰碰声,“若是乏了就下去休息会儿,我在这儿坐会。”

    姑娘面色一红,望了望云舟,轻声应道,“是”说完便退了下去。

    苏停在一旁看得啧啧咂舌,“我竟不知你有这么通情达理的时候。”

    云舟已经绕到柜台后坐着了,手里一挥,面前就多出一盘水灵灵的葡萄和瓜子,旁边忽然多出双爪子,她拿着烟杆狠狠打出,那双手抓了一把葡萄就跑了,躲得快得很。

    她这才掀起眼皮望着他,那人的手很白,也很瘦,是那种骨感分明的瘦,匀称的好看,水灵灵还带着水珠的葡萄在他手里瞬间就不够看了,可惜这人并没有点自觉,手上摊着抢来的几颗葡萄,正招呼着旁边站在的少年。

    “尝一颗。”

    她看见那少年挑了一颗放进嘴里,然后整张脸都酸的皱了起来,男人倒一副阴谋得逞的狡黠模样,笑得跟只偷了腥的猫似的。

    她轻轻啧了声,心道我也不知你竟然还是这么几百年如一日的无聊,之前尝到的苦头,过了就忘了,半点不长记性。

    嘴上却道,“彼此彼此,论口是心非我自然是比不过某人的。”她目光意有所指的在少年身上转了个圈。

    苏停撇撇嘴,他倒是不怕酸,一口一个往嘴里塞的不亦乐乎,闻言也没说什么,他不怕白将翎知道,他与他本就应该有一道隔阂,若是能做到君子之交淡如水那就最好不过了。

    云舟见他没反应,忽地想起了一事,“后日便是云梦百年一度的品酒大会,不仅有百里香,还有数不清的修士美人,你们若是不着急赶路,可留下来等大会过去再离开也不迟。”

    苏停想了想,他拜托季南封帮他铸的剑应当就在这两日了,留下来也没什么,他略一抬头,就发现少年正望着他,那双碧蓝碧蓝的眸子跟湖似的,面上半点瞧不出什么。

    于是他嘴角翘了翘,眼波流转,萤光点点,“想来你这苦闷的性子从小便不知世间极乐之事,哥哥带你去涨涨见识好不好?”

    </li>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很久以后

    白将翎气喘吁吁,“哥哥,你再让我见识见识好不好?”

    苏停哭兮兮,“见识你妹!”</li>                    </ul>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