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我要雌性(gl) > 第37章 第37章
    第37章:到底哪里不对劲……

    江宴个人是不介意爬树,豆子缩在木屋里也不知在干啥,她得上去看一眼才行,不然不放心。

    脸那么红是不是中暑了?唉小家伙真不懂的照顾自己。

    仰头看了看树屋的距离,江宴还没爬就觉得有些手酸……

    搓了搓手才正要开始往上爬,木窗吱嘎一声从里头被人推开,豆子那半张小脸又冒了出来,往下,果然见江宴两手环树,意图一目了然。

    豆子手一指「不许上来。」

    江宴动作停顿,仰头看着豆子表情有些委屈「可是我担心你啊。」

    「我明天就好了。」豆子坚持不让江宴上来「你要是上来,我就、就……总之不准上来!」

    江宴在豆子的监视之下,缓缓的后退一步,两手像是犯人被逮捕一样举在头的两边,让豆子确定她没有碰到树木。

    「你确定你没事?」江宴从下头看,豆子的脸好像没刚才那么红。

    「没事。」豆子表示「我想睡觉了。」

    江宴一阵疑虑「你不吃晚餐?」

    豆子这才想起自己还没吃饭,摸摸肚子还真的有点饿了,又犹豫了起来。

    江宴在底下将豆子动摇的表情看得一清二楚,引诱道「昨天不是想吃鸡肉吗?我特意给你准备了。」

    豆子一想到烤得软软嫩嫩的鸡肉就快流口水了,好犹豫地还是下了木屋。

    那天晚餐豆子还是被哄下来吃饭了,江宴观察着它的神情,一边给它夹夹菜问问话。

    可豆子却不像以前这样敞开肚皮大吃大喝,也不像以前那样贴着她坐,坐得远远的只和盘里的饭菜交流。

    江宴叹了口气,主动起身坐过去,想以往一样贴身坐着「你怎么了?」

    豆子隔着衣服就能感觉到江宴的体温,以前不觉得怎么样,可今天它却觉得特别热呼,便往旁边挪了半寸。

    它以为自己神不知鬼不觉的,可江宴却马上注意到这个几乎可忽略不计的距离,皱眉问道「我说错了什么话?还是做错了什么?你得告诉我啊。」

    豆子摇摇头,只是解释「你是雌性,我是雄性,我们做这么近不好。」

    这什么话啊,她们都这样相处多久了?要这样说起来,豆子可好久没有跟她说什么雄性雌性的区别了。

    感觉到两人的关系在后退,江宴真的觉得不对劲了「到底怎么了?」她想把豆子捞过来。

    但豆子一吃饱就放下了餐具,一骨碌地从江宴怀里钻了出去,竟然还从桌下窜过,躲回树屋里去,江宴甚至没看清楚豆子有没有变成兽型?那动作太猫科了……

    喊了几声豆子也不应她,江宴只好草草吃完晚餐让人收拾了,在树下转了两圈,最后还是没有强硬上去把豆子给挖出来问个清楚。

    可能先给豆子一点冷静的时间比较好,她觉得这小家伙真的不太冷静。

    最后江宴只是把豆子的手机放在了树下,独自对着豆子道了声晚安,豆子竟然也没有回她一句,江宴感觉自己今天晚上大概睡不好了,唉……

    晚上豆子猫卷在木屋里睡觉,因为想上厕所而醒来,一时之间还迷迷糊糊的不知道自己在哪里,黑暗之中猫眼竖地尖尖,好一会儿才回过神。

    触须动了动,它现在已经是一般猫咪的两倍大了,猫鼻头先探出窗外闻了老半天,确定江宴不在它才跑出来上厕所。

    一下树就看到自己的手机被整齐的放在树下,豆子把手机叼回床上,先去上了厕所后也不上树屋了。

    树屋哪有软软的床舒服。

    手机滑开,里头有几条短信,都是江宴发来的。

    「没事了吗?」

    「明天能谈谈吗?很担心你。」

    「有什么是随时可以跟我说,我还没睡。」

    豆子一条一条的看,心底感觉甜甜的,看最近的短信是半小时前,它想回点信息,却不知道该写什么,最后只腼腆地留了「我没事,晚安。」

    不到一分钟,江宴就回传了晚安,没再逼问它任何问题,只让它好好休息。

    豆子趴在床上,想起江宴的脸就觉得心里痒痒的,这种感觉好陌生,但它却不讨厌这种感觉,只是一直到睡前这感觉都没有消散。

    隔天江宴公司没什么事,就准备去温室看看豆子能不能好好谈话了。

    远远就看到豆子在拔着猫草玩,没想到它也会在人型的状态下玩猫草?江宴躲在温室门外偷看了一会儿。

    没想的就这么一下下,她就错失了好好谈话的时机!

    后头蓝采就来报到工作了,她最近像换了个人,发型衣服都不一样了,看上去更加俏丽,整个人也很精神。

    江宴看到她只觉得脑袋一顿,怎么就忘了今天是蓝采来的日子?

    她对江宴已经没那么陌生惧怕,只是对她打了个招呼,便进了温室,和豆子两人又凑一块儿去了。

    豆子看到蓝采也很高兴,对她摆摆手两人有聊不完的话题。

    江宴远远看着有点不是滋味,虽然蓝采在和李誉一起之后,就已经跟豆子说了她谈恋爱的事情,出乎江宴意料,豆子并没有想像中的在意,或许它没有如自己以为的那么喜欢蓝采。

    应该说,友情上的喜欢居多。

    两人还是好朋友,关系也没有因为蓝采和人交往而有任何转变,经过时间的推移,豆子和蓝采越来越好,据江宴所知,两人已经交换了电话号码,自己已经不是唯一的联络人了。

    看她们亲亲密密的,江宴怪槽槽地哼了一声,去掉了之前的敌意,现在就是被分去独处时间的小气而已。

    她在温室外咬牙哼声,那模样连路过打扫的佣人都觉得怪,无不快步路过,还好很快就来了另一个客人。

    来的人是小文,她是给江宴送东西来的。

    她已经知道董事会的决定,一看到江宴就有些泪眼汪汪的「江总……」

    江宴这次等于被变相的半停职,这可该怎么办才好,小文觉得她的江总能力很好,却没有办法在事业上有所发挥,实在太委屈了!

    她那一声带着泣音,江宴觉得好笑「哭什么?给我触霉头?」

    小文一听赶紧收拾了情绪,吸了吸鼻子才敢递上送来的资料。

    江宴简单的翻了翻,都不算太急的事务,其中一个信封引起了她的注意,封面是秋风的Logo,江宴眼睛一亮,马上拆起信封。

    小文见江宴的温室有些好奇,便往里头探了几眼,正好看见豆子和蓝采在采着花玩儿,隔着远她也不知道那两人在说什么,就看动作挺亲密的。

    她一见豆子就不开心,不免对江宴打抱不平「都是因为它才害得江总您工作不顺眼,它怎么还和那谁打情骂俏的,真是的!一点都搞不清楚状况!」

    江宴听了觉得刺耳,脸上有些冷「别说了。」她先是淡淡的阻止。

    小文却没有在看江总的脸,而是还往豆子那边张望,只听江宴的声音,还以为她没太在意便继续说「如果不是它,江总您怎么会被董事们批评,江总您要注意,以前不也有过想靠您上位的人吗?说不定它就事……」

    「够了!」江宴直接打断了她。

    小文被江宴一吼整个人愣住了,回想刚才自己一怒之下说出来的话,赶紧捂住了嘴巴,好像这样就能删去刚才的发言。

    江宴看着她,警告「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文秘书,我希望你不要越过了自己的职责,对我的个人私事指手画脚,否则下次就不是这么简单的口头警告了,明白吗?」

    小文感觉背后都是冷汗,点头如捣蒜不敢再多言,可想到自己也只不过是为江总着想,却遭到就职以来最严厉的批评,委屈地眼眶泛红。

    「你先回公司去。」江宴此时不想看到小文,挥手让她走,她就是听不得谁说豆子半句不是。

    小文咬着唇几乎是跑开的。

    江宴瞥了她背影一眼便没再多管,抽出信封里的一叠型录,整本素色的封面,上头有烫金Logo,非常有质感。

    摸了摸型录的封面,材质也很不错,江宴便迫不及待地翻开本子,里头几乎都是全画面的照片图,每隔几页才有商品介绍。

    照片都很不错,前几系列的主打够抢眼,但江宴根本不在乎那些,而是几下就翻到了最后一个系列。

    一看到图片,江宴忍不住吸了口气。

    拍摄当天明明江宴最后也有到,除了觉得豆子穿这样不错看,也没什么特别惊艳的地方。

    但专业摄影师果然就是不一样,他透过镜头看到的全然是另一个世界,捕捉到那种常人无法描述的氛围。

    每个稍纵即逝的眼神、笑容,甚至是发丝飘动的方向,江宴不得不承认,每一个细节都恰到好处。

    宛如从照片中看到的才是完整的豆子,长裙之下仅露出脚踝以下,纤细而白皙的赤足,爱笑的眼神水光暗流,那短发柔软的触感,一回眸的惊喜,全都留在这一瞬间。

    后面几张照片同样让江宴移不开眼,所以说瞬间的灵感往往是最棒的,柳芬瞬间决定的人选,摄影师瞬间决定更改的风格,造就了比前面主打系列更吸引人的效果。

    反倒更像是压轴一样。

    在欣赏的同时,江宴也开始担心,在这型录问世后,她的豆子会不会开始遭到众人的觊觎……</li>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是我沒在文案說會有這樣的設定

    抱歉讓不喜歡的人踩雷了

    至於江宴的行為

    雖然確實不可取

    但我也說了,江宴未來會改正

    而且江宴也沒有逼迫誰的感情,或身體

    她的n個前任也都是你情我願的

    只是她確實在愛情方面並不成熟

    也沒有考慮過後果

    但總而言之這就是一部小說

    我還是希望大家可以給我意見

    但不要太過激動

    作者有點玻璃心

    最近看留言有點怕怕的...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纸老虎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萌新驾到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li>                    </ul>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