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全职]我绿我自己 > 第60章 第 60 章
    陈果是知道叶修与姐妹唐晴的关系的,所以当她也出门时,看到晴晴正抱着坑蒙拐骗来的新队员方锐、而叶修在一旁围观全程时,陈果一口气没倒上来,直挺挺的向后倒去。

    还好魏琛拼了老命撑住给他们发钱的老板娘。

    陈果觉得兴欣要不太平了。

    但她觉得叶修是比晴晴要成熟的多的男人,晴晴再怎么撒泼,叶修都能够掌控全场,所以只要有他,陈果觉得很安心,但是她没想到,万一有一天叶修也撂摊子了怎么办?

    “这能怪我吗?”唐晴委屈的声音在厨房传来,“我还不是想给你个惊喜,你以为我想抱错人吗?我都不认识他。”

    “不认识他。”叶修毫无情绪的重复道,“你是电竞之家的编辑,二百多个选手你不是都有了解?偏偏不认识方锐?还抱上去?”

    “你知道我有点近视,一时间看错了还不行嘛。”她皱起眉头,有些生气。叶修平常什么都能忍,这次她不小心犯的错怎么就忍不了了?

    叶修道,“近视你不戴眼镜。”

    “你有毛病啊!我戴不戴眼镜你还管!”唐晴扔下抹布不干了,“有毛病的是我,我竟然还想着给你切水果,你吃大蒜吧你烦人!”

    她气呼呼的出了厨房,撞上正在听墙角的陈果。

    唐晴一腔闷气,对陈果诉苦,“叶修来大姨夫了吧,真是不想理他。”

    陈果头痛的笑笑。回头给叶修一个怒视,然后好说歹说劝唐晴先去网吧休息休息冷静一下。

    等冷静一会儿,唐晴反应过来,不对啊,现在这发展和一开始的预期目的不符啊!怎么就成了和叶修吵架了,她不是过来哄叶修的吗?

    另一边陈果还怕叶修这个队长吃醋迁怒方锐,盯了一下午,但叶修一如往常,和方锐继续插科打诨,没什么异常,于是陈果又开始纳闷了,觉得唐晴说的真对,叶修应该是故意找事。

    陈果端了个杯子路过,叶修不停手上操作,突然开口,“她在干嘛?”

    陈果这会子也学会淡定了,仔细一想,叶修平常最在意的是苏沐橙,但是沐沐现在就坐在他身旁,所以叶修问的这个‘她’应该不是沐橙。陈果分析了一通,内心给自己点了赞,回道,“她去逛街了。”

    于是叶修便没再多问。倒是苏沐橙开口,“晴晴过来玩,有安排住处吗?我现在房间就我一个人,有空余的床。”

    陈果刚要说好,然而叶修又道,“她睡相特别差,沐橙,别给自己找罪受。”

    苏沐橙笑,“能有多差啊?”

    “比如说半夜起来掐你脖子什么的。”

    “有吗?”联盟女神看破不说破,非常默契的不去拆叶修的台。

    到了商场的唐晴才不想因为大猪蹄子耽误自己好心情,逛了一下午的商店,直到室内步行街都下班了才恋恋不舍的离开。已经十点多了,这时候打车要夜班费,唐晴心想着那就走回去吧!顺路去西湖看看。

    跟着西湖边的大妈们跳了会广场舞减肥,她坐在走廊的石椅上乘凉,柳枝摇曳,浓浓的夏意,碧波荡漾。这个城市明明是繁华无比的,西湖另一边的高楼大厦比比皆是,却仍留有一丝跨越千年的古色浪漫。

    她闭上眼,想起曾经在这里发生过的人与事。

    拥有至美风情的面庞流露出些许温柔,然而只是一瞬,她又变得气呼呼的,气的回兴欣时买了几个打折面包,边吃边去二层小洋房。

    回去的时候她以为大家都睡了,所以蹑手蹑脚的。没想到刚推开门,黑暗中闪着明明灭灭的烟头,唐晴的心一下子就沉了下来。

    救命,她都二十四了,从大学时就自己一个人住,为什么还是这么害怕晚回家被逮住?!她强撑底气,开了灯,果不其然,叶修坐在一楼的沙发上,只不过没有抬头看她。

    唐晴咬着面包从冰箱里拿水,反正就是故意不理叶修。矿泉水瓶因为被冷藏,有些难拧开,她搓的手皮快皱了,她看看水瓶,又看看叶修,最后决定用牙把瓶盖啃下来。

    叶修有点好笑的看她呲牙咧嘴,她也发现自己被注视,于是连忙背过身,奋斗好一会儿,突然一只手从她上方出现,拿走了水瓶。

    他扭了几下,皱起眉头,“你看你都把瓶盖咬成什么德行了。” 上面密密麻麻的牙印,搞得更难拧开了。

    唐晴斜眼看他,“你大姨夫走啦?”

    叶修无语的把水递过去。

    她顺口问,“我今晚睡哪啊?”

    “老魏去跟小乔挤了。”言外之意,他那里有空。

    叶修的房间一如既往的寡淡,就是床头柜上还有没来得及倒灰的烟灰缸,由于住客是两个烟鬼,就连家具都被浸染上了尼古丁的味道。

    唐晴把背包放在沙发上掏出洗漱用品,叶修瞠目结舌的看她把一堆瓶瓶罐罐依次摆在茶几上,像是要做实验的巫婆。

    他饶有兴趣的拿起个瓶子,“这什么?”

    “眼霜。”

    都是外文,看不懂。叶修又拿起另一个,“这个呢?”

    “喷雾。”

    “做什么的?”

    “脸干的时候喷喷。”唐晴说,顺手拿过喷雾朝叶修喷了一波。叶修挥挥手,“别闹。”

    唐晴冲他做了个鬼脸,去卫生间卸妆刷牙。

    她出来之后就开始做夜间护肤,叶修在一旁撑着脑袋看她,看她翘着手指刮眼眶,看她在脸颊点涂着什么,然后把剩余的精华统统往脖子上抹。然后他忍不住开口,“有区别吗?”

    唐晴一副直男懂不了的模样看他,“区别大了,等十年之后你就会夸赞我的明智了。听说过一句话不,护肤护的好,男友在高考。”

    叶修似笑非笑,“好这一口?”

    “你别什么方向都往那里想!”唐晴怒,“等十年之后我还跟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一样,是不是给你长面子?别说我了,你也该注意点,别老抽烟熬夜,以后有你哭的。”

    “呵呵。”叶修不以为然。

    “你别不信!我跟你说,研究表明,男女的性高峰期是错开的,差了十年,你现在兴致勃勃,精力充沛。等我兴致勃勃了你就不行了,你说你惨不惨?气不气?”

    他挑眉,“我不行?”

    “你这人怎么不听重点!”

    “怪不得你喜欢年龄小的。”叶修说这话的时候带了点揶揄。

    她炸毛,“谁喜欢!”

    “小周啊,孙翔啊。”他道,“哦,方锐大大和小周同一期的,也比你小一岁,你是不是觉得撞上好事了?”

    我的天啊!叶修这个深闺怨妇!这事她以为快翻篇了,结果他还是念念不忘!唐晴真纳闷为什么叶修揪着这个事不放,但想来自己以前亏待他过那么多次,他没安全感是正常的,这次当别人面抱了其他人也有损他男人尊严,这么一想,唐晴有些愧疚,主动献身,眼神春意融融,冲他眨眨眼睛。

    半个小时后……

    唐晴被他抱着从卫生间出来,她捂着又酸又麻的嘴,说话不太清楚利落。

    她舔舔下唇,瓮里翁气道,“我明天陪你去医院查查吧,我刚才查了一下手机,我觉得你有糖尿病的前期症状。”

    “什么?”叶修停下铺被褥的动作。

    她垂下脑袋,小声逼逼,“就是,味道好像不太一样了,有点甜。”

    “……………………”叶修一瞬间想过去打开她脑壳看看里面到底装的什么,“那玩意儿和尿能一样吗!” 天知道从小教养良好很少骂人的他怎么能把这种话说出口,看来是真被她搞无奈了。

    她委屈,“可都是从那地方出来的啊……”

    “你真的是大学生毕业?生理知识怎么比我这个初中的还差。”叶修身为男人对她进行了科普。

    之后她恍然大悟,“道理我都懂,那为什么是甜的?之前没这样啊。”

    叶修道,“饮食有影响。可能这几天沐橙给我切了太多水果,我吃多了。”说完他有点坏心眼,“我说你今天怎么这么主动咽下去。”他忍不住回想她迷迷滂滂的眼神,以及吞咽时白皙脖颈的起伏,明知道这样不可能孕育出生命,但叶修还是有莫大的征服她的成就感。

    她恼羞成怒爬上他的床,“睡觉了!别吵我!”

    第二天她迷迷糊糊的醒来,床是单人床,太小了,不过还是让她想起曾经和他一起挤在小储物间的过往时光。叶修还没醒,在她背后平稳绵长的呼吸,一只手松松的搭在她的腰际,还在熟睡。

    她翻了个身,更紧密的窝进他怀里。叶修没有知觉,但凭着本能,拢紧了环着她的手臂。

    这一天,对老板娘陈果来说是大起大落的一天。

    早上她买了众人的早餐回来,惊喜的发现叶修和唐晴又黏糊上了,经过一晚的灵肉交流,唐晴是变得又温顺又乖巧,像只小绵羊,崇拜又依赖的眼神一上午没离开过叶修,看他做训练,看他对兴欣众人布置任务,看他跟新来的方锐介绍兴欣的模式规划,不打扰他,却总用含情脉脉的眼睛黏着他。

    陈果在考虑给晴晴发个工资让她当兴欣吉祥物什么的,只要她在这里,就能缓解叶修的压力,也就是缓解了整个兴欣的压力。怪不得那么多公司要养猫,老板深谙心灵满足之道。

    但可惜唐晴不是猫,是个活生生的人。况且猫还会嗷呜嗷呜的发脾气,唐晴亦如是。这俩人还没腻歪多久,中午又在吃饭的时候吵起来了。

    “我去,我就跟方锐选手说了一句话而已,一句!四个字!吃饭了吗。这是寒暄!不是真的在意他吃饭了没有,就是打个招呼。昨天是很尴尬,我这不想着缓解一下关系吗!”

    “哦,缓解一下关系,”叶修意味深长的扒拉着饭盒里的火腿,“缓解够了,好升华是吧?”

    “你!我、……你!”她气的拿手指头指他,“你自己看看你说的是人话吗!”

    “那你人干事……”

    “我怎么就人干事了,我呸!”唐晴说着就要撸袖口,“你是更年期还是来大姨妈了,怎么处处找我茬?昨天的事不都过去了吗,我那是故意的吗?!”

    “你不故意的事,干的可比这过分多了……”他嘀咕,莫名委屈。

    “那你以前怎么就没这么逼逼,现在可不是你求着睡我的时候了,现在找事?欠揍!”她扬起拳头,可是左瞧瞧右瞅瞅,哪里舍得下手?她气的翻白眼,反而开始扣自己喉咙,“我昨天失了智咽下去,我呕呕呕全还给你。”

    本来他们吵架是背着人偷偷吵的,奈何别扭闹着闹着气氛激烈起来,声音一拔高,隔壁不想听吵架的都听到了,眼看着剧情马上18X,造孽啊兴欣还有小乔这样的老实孩子呢。陈果赶紧从隔壁过来过来劝架,并且是拉偏架,跟着唐晴讨伐了一下叶修之后,把她拉回了网吧歇息。

    “他干嘛呀!!为什么只找我茬!”唐晴在网吧二楼的陈果闺房里气到抹泪,“果果,他肯定觉得我给他丢人了,我也不想的啊。他干嘛啊非得大白天找我茬,我也不想让你们看笑话的!气死我了,我要走!我回家!”

    陈果,“别呀,来都来了,机票这么贵,你来就住一天,亏不亏。”

    “呜呜呜。”钱这个事戳到唐晴痛点,“我咽不下这口气!我好想教训他,要是平常我就雇游戏杀手去堵他,可是谁能打得过他啊!我一次性雇五十个怎么样,五个一组轮流杀。”

    “五个一组可能不够……”陈果脑补了一下场景,“晴晴别冲动,雇五十个杀手,你一个月工资就没了。”

    “这什么事啊!他凭啥这么欺负我,你看他平常欺负过沐橙没,连句重话都不舍得说,凭啥到我这里就找事。”她恨的牙痒痒。

    陈果痛心疾首,“我现在非常理解你想掐死他的心情,我们兴欣都是这样的。除了沐沐,大家都是被他的嘲讽虐过来的。”

    有时候陈果自己都在想,兴欣的另一个名字可以被叫做:叶修受害者联盟。

    不过劝还是要劝的,陈果继续道,“叶修平常是怼你没错,但是他肯耐心去哄的,只有你一个呀!”

    <<<

    另一边,叶修在训练桌旁翻箱倒柜,一抽屉都是账号卡打火机香烟什么的,魏琛探过脑袋,“老叶你找什么呢?”

    “找点东西,不碍事,你继续忙。”叶修边找边道。

    方锐划着转椅凑过来了,抱着水杯看热闹,“那姑娘谁啊?昨天吓我一跳。不过看着有点眼熟。”

    魏琛嘿嘿笑,“能是谁,老叶的妞。”

    “哦——”方锐拖了长呛,“看不出来啊,什么时候?以前没见过。”

    叶修道,“说出来吓死你,你可别惹她,人家是报社编辑,背后有人!惹编辑没好下场啊跟你说。”

    “背后有什么人啊?”方锐不以为然。

    “不好意思,正是在下。”叶修义正严辞,“咱俩pk的胜率多少来着?”

    “要不要脸啊你,我用气功师才多久。”

    插科打诨了好一会儿,叶修愣是没找到自己要的东西。于是把沐橙喊来,“有没有见到我扔在抽屉里的银行卡?”

    苏沐橙去饮水机旁的柜子里掏出一个信封,“这儿呢!果果发的挑战赛奖金,里面存了好几十万,你就和一堆账号卡扔一块,我怕丢了给你收起来了。”

    “还是沐橙贴心,”叶修心满意足的拍拍银行卡上的灰,塞进裤兜。

    苏沐橙讶然,“有什么事需要用钱?够吗?不够我这还有。”

    “肯定够了,”叶修说,“养她这事,得我自己来</li>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老叶的想法很复杂,自行领会吧~

    当然,主要就是喜欢闲的无聊戳叽她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RHJDIA、花花花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li>                    </ul>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