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这有封情书要给你 > 第24章 第 24 章
    原本江朔已经提早十几分钟到了,没想到白兆辰比他还早,远远地江朔就看见他站在图书馆门口低着头玩手机。

    白兆辰穿了件白色外套,拉链敞开着,露出里面宽松的灰色毛衣,黑色的裤子显得他的腿更长了,右肩上挎着一个棕色单边背包,发丝被风吹得微微舞动着,一副清清爽爽邻家大男孩的样子,引得路过的小姑娘纷纷向他投去目光。

    虽然江朔不想承认,但白兆辰真的很帅。

    白兆辰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的江朔,仍旧是专心致志玩手机,直到江朔已经走到他的面前他才后知后觉地抬起头来。

    “你太早了。”江朔似是不满白兆辰比他到得早。

    “那是,当然不能让小男朋友等啊。”白兆辰抬起手臂勾住了江朔的肩膀。

    一般人难道不都会说“没有,我也才刚到”吗?

    “滚。”江朔懒得理他,无力地吐出一个字。

    他已经习惯白兆辰无缘无故的言语调戏了。

    会馆很高,图书馆只占其中的一层。

    沉重的电梯门缓缓合上,江朔想去按楼层按钮,未想白兆辰也恰好伸手,两只手在电梯按钮前交叠,白兆辰和江朔皆是微微一怔。

    两人的指尖迅速升温,接触的地方像是一个着火点,又像是带着电流,江朔感觉到自己的心脏漏跳了一拍。

    只是一瞬,但江朔清楚地感觉到了。

    倒是是白兆辰先反应了过来,按下去往四楼的按钮,然后他们又各自匆匆地把手缩回去了。

    江朔的手紧紧握着,不知道方才自己那种感觉到底是什么情况。

    明明白兆辰跟自己勾肩搭背他心里都不会有什么异样,可为什么现在就碰了个手而已……

    对啊,不就碰了个手而已吗?

    上次在秋梵车里也是,他居然对白兆辰这个死猪头投怀送抱,还脸红心跳了……

    江朔越想越怪异,电梯很快就停了下来,他没来得及整理思绪就跟着白兆辰走出电梯。

    图书馆的环境很好,安静整洁,布局让人看得很舒服,书籍分门别类被整整齐齐地摆放在书架上,的确是个学习的好去处。

    周末图书馆人比较多,几乎没有座位了,他们找了好一阵才在一个偏僻的小角落里找到一张桌子。

    江朔把练习题从袋子里拿出来。

    一本《三年高考两年模拟》的厚度足足有两根食指宽,江朔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跟白兆辰有什么仇,他才要送自己这种东西。

    白兆辰也打开自己的单肩包,从里面取出来一件校服外套。

    这是江朔的。

    “给,”他把校服外套递给江朔,“君笑卿拜托我还给你的,她还说谢谢你。”

    江朔接过外套,上面有一股陌生的香味,很明显是洗过的。

    挺好闻,但江朔莫名的不喜欢。

    他觉得自己怪怪的,但还是把衣服收好,从笔袋里拿出一支黑色水性笔,坐下来准备做题。

    白兆辰也在他对面坐了下来,江朔有点心神不宁,心底突然出现一股酸涩感,把江朔自己都给吓了一跳。

    他烦躁地划了划题目重点后,装作漫不经心地问:“她是你前女友?”

    江朔不知道自己问这个干什么,明明君笑卿已经告诉过他了,但他还是想听白兆辰亲口说出来。

    像找虐一样。

    白兆辰没想到他会问这个,沉默了一会儿才道:“嗯,她是我前女友。”

    “哦。”江朔回以一个字。

    明明这是意料之内的回答,江朔还是觉得胸口闷得慌。

    “那时她提出想试着在一起,因为认识很久所以我就答应了,”白兆辰解释着,即使他觉得江朔一点也不会在意他的情史,但他还是不想要江朔想太多,“没过多久发现不合适,就和平分手了,我们两个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江朔的心情突然就好了点,不过他急于掩饰,装作很不耐烦似地抬起头,“你解释这么多干什么?我又没有问你。”

    他的心脏无端加快,他害怕白兆辰看出他的心情。

    “我就是想跟你说说,你打我啊?”白兆辰嘴角勾起一个弧度,从容地直视江朔冷冷的脸。

    他知道江朔不会真的生气,简单来说,江朔就是个傲娇。

    江朔还真伸出手,笔杆在白兆辰头上敲了一下,结果被白兆辰紧紧攥住手腕。

    江朔刚平复下来的心跳又一次猛烈地跳动起来,想把手抽出,没想到白兆辰攥得紧,他怎么也动不了。

    “你撒开。”江朔被自己心脏的反应吓到了,急切地渴望它快些安静下来。

    “我不。”白兆辰笑眯眯地看着他,“不是打我吗?再让你打一下。”

    江朔让这个无赖堵得没脾气,他悄悄地深吸一口气,努力压下心里的异样,这才强迫自己平静地开口:“死基佬,你放开我,我要做习题,别闹了。”

    不知为什么,这句“别闹了”听得白兆辰呼吸一滞,紧抓着江朔的手松开来。

    江朔赶紧低下头做习题,他心里有一丝害怕与白兆辰的目光对上。

    白兆辰不再打扰他了,若有所思地盯着江朔的头顶看了会儿,也拿出资料开始复习。

    室内光线很充足,还有些阳光透过玻璃窗户撒进来,在桌子和书本上留下一抹金黄。

    白兆辰这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岁月静好。”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抬起头望向江朔,没想到这个江小朔又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白兆辰笑了,眼里尽是温柔。

    在他的印象里,江朔好像很喜欢打瞌睡,因为他已经不止五次看见江朔的睡颜了。

    每次都是趴在桌子上,脑袋微微侧着,露出半张脸,呼吸平缓,像是睡得很安稳。

    睡着了的江朔总是是一副乖巧的姿态,与平时的模样相差甚大。

    那本《三年高考两年模拟》被他压在手臂下,白兆辰看不出他究竟写了多少。

    抑或是一点也没写。

    阳光撒在江朔精致的侧脸上,白兆辰看得入迷。

    幸而周围没人,他微微撑起上身凑近江朔那张脸,没有犹豫地在他的唇边落下了一个吻。

    一个轻柔的、像是羽毛般的吻。

    江朔的睫毛颤了颤,不过只是一下,白兆辰没有看见。

    原本江朔是想假寐一会儿,压根就没有真的睡着。

    他不敢把眼睛挣开,胸腔里那颗心脏有力而迅速地跳动着,这让江朔有点慌。

    他不得不承认,其实这挺好的。

    白兆辰的吻,挺好的。

    </li>

    </ul>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