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奇异博士)论见习生的虐与被虐 > 第17章 第十七章
    六十六

    一件事物的本身的存在本没有特殊的意义,普通存在的意义既为普遍的普通。

    习惯与偏爱的定义的特殊会使得【普通】存在的意义不在普通。

    习惯赋予存在的意义,偏爱使得不舍的滋生。

    口不言,心中就一定是这样想的吗?

    不舍滋生的同时是否心中有所挂念。

    拉法尔的见习期为八个月,分为两期,一期意愿加上学校调剂,二期为自愿意向。

    拉法尔一直搞不清其中的区别,一直到现在才弄明白。

    而我们敬爱的斯特兰奇医生却莫名对这些条条框框非常熟悉。

    不,斯特兰奇并非宾大的学生,而十多年前他所经历的医疗政策也并非相同的政策。从他对见习生的各种不适应状态能看出来。

    所以原因是什么呢?

    外表表现的毫无波动,对于见习生的离开完全冷静自持没有波澜的斯特兰奇医生。

    谁能想到他为了找到见习生的联系方式,一个电话打回了宾大医学院。

    !

    没错,这人除了拉法尔的电话和e-mail之外完全没有任何她的联系方式,就算是寝室也并不知道寝室所在位置和房间号,何况她已经放假了。

    周围的都表现出一种莫名的和谐,即使时常提起没有拉法尔在时工作的顺利进行,但似乎没有人刻意会在斯特兰奇面前提起拉法尔。背锅侠亚尔林算是比较大胆的一个,但他这些天一直忙于其他科室的任务,并且在一些时间之后他已经快要晋升医师了,忙于工作而无法作死。

    所以斯特兰奇甚至连一些些许的【外部消息】都没办法获得,只能靠手动。

    他试图从多角度,想尽了许多办法去获得她的信息,他不想思考其中深意。

    首先的途径是从拉法尔本人手中。

    ……直接否决。

    第二,老教授。

    “我怎么知道她的地址,我不能告诉你的。

    ”

    “……主要是我没有权限。”

    “……真的没有权限。”

    “……确实没有。”

    “…………………………”

    “你可以试试以个人的名义联系学校。”

    斯特兰奇:“哦。”

    呵。

    丝毫没有任何逼迫胁迫以及强迫的自觉。

    老教授:“………………”他倒了什么霉。

    不过某人也并没有顾忌任何颜面的意思,立刻以【史蒂夫斯特兰奇-指导老师的身份】亲自联系了学校。

    其实他比没有别的打算,只是护士长告知,下学期的课程并非一定会在与一期相同的医院进行学习,而学生一般在学期末会将二期学习的医院填好上报。

    斯特兰奇从来没有问过拉法尔是否愿意继续跟随他学习,他认为没有这个必要,毕竟他并不在乎【真的】。

    事实上,即使她不愿意跟随自己学习了,那么难道对于他来说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吗?

    当然。

    电话接通,

    “你好,史蒂芬斯特兰奇,拉法尔克莱斯顿的指导老师。”

    “噢!斯特兰奇先生,久仰大名!!请问您有什么事情吗?”

    想问问兔崽子下学期跟不跟他学习。

    但是这种事情绝对不能说出口,电话是可以打的,但是有失尊严的事情绝对不能退让!

    于是,语气沉稳。

    “我院听闻拉法尔克莱斯顿有意愿继续进行学习任务,不过一期她是我唯一一个学生,由于特殊情况,所以需要进行课程的调整,需要确认该学生是否已经提交档案,以避免带来麻烦。”

    丝毫没有任何心虚的表现,

    理直气壮且专业,以至于学校的接线人员立马去查询拉法尔的投档意愿,然后给于回复。

    “是的,克莱斯顿小姐确认投档,已经提交了申请。”

    斯特兰奇很满意。

    兔崽子,还算有良心。

    挂掉电话,表面毫无波澜的走出办公室。

    当然,即使费劲周折想尽办法去试探想得到的消息,也是不能承认的。

    呵,反正他也并不在乎。

    ——

    见习期八个月,如果二期见习不跟随斯特兰奇学习的话,如果不来的话,可能就见不到她了。

    换而言之,拉法尔也见不到她的斯特兰奇医生了。

    那肯定是不行的。

    绝对不行的。

    “我觉得吧,要不你再努力一下?”好友这样说,“那件上头的内衣呢?”

    拉法尔噎了一下,“斯特兰奇医生才不是那种人。”

    “胡说,哪有男人不喜欢二十多岁的小姑娘。”

    只有sex的喜欢才没有意思。

    拉法尔翻了翻眼睛。

    “一个电话都没打给你吗?”

    “人家是导师诶,打给我干嘛?”

    “啧啧啧……”真是丝毫没有尊严。

    ……

    其实有发过信息给她。

    一条。

    说她忘了一袋小熊软糖和一盒苹果汁在他办公桌上。

    可她明明记得那天那天他给了帕尔默医生。

    ……干嘛这样对她。

    她就不要!

    又把她当成小孩子。

    她才不要这样小孩子的宠溺。

    呜呜。

    虽然是赌着气心里却舍不得的不得了。

    回了条信息说自己已经放假了,以为对方会问自己一句,为什么不告诉他。

    结果对方只是淡然的回了一句。

    “哦,注意安全。”

    ……

    ……去你妈的小熊软糖。

    好友:“…………”爱情使人暴躁。

    “对了,那块表呢?”

    “在寝室呢。”

    “哇……不怕弄丢啊。”

    “只怕睹物思人。”嘤。

    好友表示:呕心。

    拉法尔:“Q_Q”

    六十七

    事实上,拉法尔也就回去休息几天,很快就要回来接着工作,但是她可没跟斯特兰奇说。

    斯特兰奇当然也不知道。

    他像往常一样在自己的办公室工作,设计下一场的手术。

    护士长敲敲门。“医生,亚尔林在这里吗?”她有事找他呢。

    斯特兰奇没抬头,“下班了。”

    “哦……”有点困扰。

    “有事吗?”

    “我要去拉法尔的寝室拿东西,拉法尔的学生通行证好像是他负责保管。”

    斯特兰奇:“……”

    拉开抽屉,拿出一张卡片。

    “这个吗?”

    护士长:“……”

    是的,没错。

    ——

    虽然不知道护士长是否意味深长,但是确实是再三恳请他去做了。

    “只有指导老师和管理人员有权限。”而亚尔林下班了,只有他了。

    护士长也是没有办法

    不知为何的非常不情愿以及勉为其难的才答应了她的请求。

    把方案保存好,抄着口袋。

    慢慢悠悠的晃到了,来到了她的住宿之处,身份证明之后,找到了属于她的寝室。

    单独的一间。

    站在门前,呼了一口气。

    莫名虚晃的感觉。

    刷卡入内。

    双人间,但只住着她一个人。

    很整洁,干净、简约。

    很符合她的风格。

    稍微打量了一下,就按照护士长的描述,走到她的桌子前找那份档案。

    迅速的找了出来。

    一位成年男性在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小姑娘房间里寻找东西这样的事情,怎么看怎么不妥。

    更别提还是自己的学生。

    他很难受,所以迅速的找到然后走出去和上门。

    等等……

    他好像……

    打开门,看了一眼,

    “……”

    书桌上贴上他的照片,写着【保佑我考试不挂科】

    斯特兰奇:“……”

    兔崽子。

    嘴角忍不住上扬,合上门的一瞬间看到了照片的不远处,几本书的旁边还放着一个礼盒。

    很精致,低奢的风格与她的风格十分不相符合。

    似乎还有一封卡片,他看的不是很清楚。

    只看到一隅。

    【赠:SS…】

    ……

    他合上门。

    ——

    “脑淤血是什么感觉?”

    拉法尔回来第一天,和李在外面吃了个饭,

    这时候他已经能扔掉双拐开始自己行走了。

    李表示:“没什么感觉,我已经习惯了。”

    再没有比这个习惯这个词带来更大的震撼。

    真的,李真是拉法尔见过生命力最顽强的人。

    至少表面上是。

    他的身体已经每况日下,经不起他的折腾了。

    所以最近他安分了不少。

    也使得拉法尔可以正常的跟他沟通了。

    “斯特兰奇医生教学风格很不一样,我觉得他还是很厉害的。”

    “是吗?我总觉得他是根本不会,所以随便教教。”

    她不信,斯特兰奇医生超厉害的。

    “我当时看着她上了他的车的。”

    拉法尔有点沮丧。

    “不是说没什么关系吗?”

    “但是很沮丧……真的就没机会了吗?”

    李慢慢悠悠的搅动杯子里的液体,喝了一口。

    “不是,……你觉得那种成熟男性一般要送什么礼物比较好。

    已经就职的。”

    拉法尔:“手表?”

    李意味深长,“你呢?”

    拉法尔:“……拿不出手。”

    “试试吧。”

    “什么?”

    “送给他。”

    “要是他不要呢?”

    “哪有那么多要是。”

    顾虑重重,何必纠结痛苦。

    临走的时候拉法尔走了两步又回来,吭哧吭哧憋出一句。

    “你说……我为什么要这么信任你?”

    李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下。

    “因为我长的帅?”

    拉法尔:“……”

    鼓着气。

    因为他说的对。

    “不回医院吗?”

    “不,我正放假呢。”

    不想见到医生。

    思念归思念,但是气还是要生的。

    ……医生会思念她吗?

    郁郁寡欢。

    ——

    思念不思念到时不知道。

    不过这边亚尔林也算是无意助攻了一把。

    虽然亚尔林一直很想助攻,试图助攻,但一直没成功。

    这次却无意成功了一次。

    无意。

    当时是这样的。

    忙完了一天的事物的亚尔林好不容易接着和斯特兰奇商议手术医疗策略的时候,瘫着椅子上喝着水叹着气。

    与斯特兰奇医生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

    “已巡逻重点病房,无异常情况。”

    余光瞥见斯特兰奇的新表的时候,亚尔林嘚瑟了一下,询问:“拉法尔送的?”

    斯特兰奇低着头觉得这个问题很好笑,哼笑了一下,“她哪买得起。”

    那个小穷鬼。

    紧接着愣了一下,反应过来,

    “她说过这样的话?”

    亚尔林:“……”糟糕。

    眼神漂了一下。“……唔?”打含糊过去了。

    斯特兰奇没问什么了,只是想起了那个礼盒。

    SS……是谁?

    里面是一块手表?

    ……里面是一块手表吗?

    突然迫不及待的想得到答案。

    想获得不知名却非常喜爱的一样礼物,没有期待过,意料之外得到。

    为什么她不送呢?

    没时间?

    当时她快放假了诶。

    那几天他还躲着她。

    ……

    他应该多给她点时间。

    或许不该那么果决?

    不,就算她送了也不能接受。

    太过亲密的关系会给他们带来麻烦,节外生枝真的不太好。

    ……

    ……

    手表什么款式的?

    期待的满足感。

    余光瞥见桌子上的软糖和苹果汁。

    还有一副很想吃的亚尔林的嘴脸。

    “……”做梦。

    “……”不知道兔崽子归期,买新的吧。

    于是亚尔林:【软糖+1】【苹果汁+1】

    完全不知道自己就是个垃圾桶(大误)一般的存在。

    综上所述,医生根本就是一点都不会思念见习生。

    拉法尔的情路异常坎坷,绝对不是两情相悦什么的,就是一厢情愿!

    斯特兰奇完全就是长辈一般的存在,拉法尔怎么能够僭越。

    奉劝某见习生尽快放弃自己的痴心妄想,不要再做无谓的努力了。

    !

    就是这样!</li>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没错!就是这样!

    对了,玉哥哥想潜规则,有没有主动递房卡的。

    【肾宝自带。】

    猜猜拉法尔会不会轻易的把手表给他~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三叁七柒、日夜不休的咩、蓝辰雪幽:)、喵想吃就吃、花柒留香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唐御 60瓶;蓝辰雪幽:) 33瓶;Ezekiah 20瓶;江知雨 9瓶;梨落染青颜 7瓶;椰果果呀 3瓶;李一一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li>                    </ul>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