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穿成四个龙傲天的白月光 > 第8章 第八章
    恶作剧一番,秋正雅的小院安静了许久,三天前,符沉被他吓跑,再也没来过他的院落,甚至,连他方圆三里都没靠近过。

    秋正雅的金丹得以恢复,灵力深厚许多。

    原书中记载,他答应秋方夫妇代替秋凌来到白魔窟。

    那时他已经是金丹期修为,前三世,他皆达到了修仙界修为的顶峰分神期,虽然他只有金丹期,所会的术法已非周围的修士所及。

    略施小法,还没进入白魔窟,秋正雅半路轻松逃脱,魔修丢了炉鼎,没敢声张,对上谎称他死了。

    秋正雅寻了一处灵力一般的山林,潜心修炼。

    直到妖魔进攻正派修士,他得知后,义无反顾投身战斗中,并受了伤。

    后来,他被白玉门炼丹阁所救,炼丹阁薛长老看重秋正雅的炼丹天赋,把他带回白玉门。

    彼时,秋凌已经是白玉门的乘龙快婿,在妖魔大战中,取得了傲然的成绩。他作为碧仙门的掌门,率领的碧仙门一时名声大噪,人人称道他复兴了碧仙门。

    他与秋凌兄弟二人白玉门再相遇,没有亲切拥抱,有的只是差距,秋凌站在名利的顶峰,秋正雅身残力薄。

    起先,秋凌还比较热络,随着时间的推移,势利小人的教唆,一次次误会。

    秋凌与他渐行渐远,这样的背道而驰,在秋凌得知他并非秋方夫妇亲生儿子之时,达到了顶峰。

    书中记载得清清楚楚,秋正雅仍然不信邪,当年的少年明明那么依赖自己。秋凌不止一次,亲口说着:“我要保护你,哥。”人心真的那么易变吗?

    碧老迫不及待地去找秋凌,秋正雅与碧老约定,两人交易的事情不要让秋凌知晓。

    实际上,离开纳戒滋养,虚弱的碧老,即使附在秋凌身上,几年以内,不会苏醒。

    吕齐齐一大早来敲门:“秋姐姐!秋姐姐!”

    秋正雅:“……”不能不喊姐姐吗?

    “姐姐,我有心上人了!”

    大小姐的脑回路不一般,秋正雅象征性地问:“谁?”

    她突然燥红了脸:“据说他是姐姐的弟弟,叫做秋凌。”

    “是他?”

    “姐姐,秋凌不仅长相俊朗刚毅,身姿如松如柏,没日没夜地修练,一看见他英挺不凡的模样,我就、就心中小鹿乱撞。”吕齐齐一脸娇羞。

    “这样啊,太可惜了。”

    “可惜什么?”

    “秋凌他……喜欢男子。”秋正雅说得一本正经。

    “怎么会这样?”吕齐齐的话带着哭腔。

    “不管他如何选择他的人生,我都会支持他。”

    “姐姐,你知道他的心上人是谁吗?”

    “只要你留心观察,会发现他的心上人是谁。”秋正雅含糊其辞。

    吕齐齐捂着脸跑了出去,泪水沿途散落。

    金霖哼了一声:“女人,戏真多!本王发现一件事,你怎么有些针对你弟弟?”

    “他强了,我就离死不远了。”秋正雅慢悠悠地回答。

    “真的?那干脆杀了他!你顾念兄弟情谊,下不去手,本王动手,筑基期的小子,捏死他跟捏死苍蝇一样简单。”

    “目前秋凌没有犯错,我为何要剥夺他生存的权利?”

    金霖嘲笑:“妇人之仁。”

    秋正雅眺望窗外,声音飘渺:“他若真有一天对不起我,我会亲自动手,这辈子,我手上没染过血腥,开始喜欢上了这种纯净的感觉。何况,杀了他,还会出现新的龙傲天主角。难道一路杀杀杀?”

    “本王不懂你这些大道理,本王继续睡觉了,多睡觉有利于力量恢复。”

    “干脆让我把你变成一只猪好了。”

    魔修侍卫再次来到秋正雅的院落门口:“魔君圣令,邀请各位午时到竹园用膳。”

    秋正雅无奈地耸耸肩,他又要梳妆打扮了,女子真是够麻烦的,假的女子更麻烦,假女子扮丑更更麻烦。

    侍卫按时护送他来到竹园,竹园不负其名,入眼之处,一片碧绿翠竹,带着竹子特有的香气。

    秋正雅闭上眼睛,用力呼吸,湿的空气涌入鼻腔,如此惬意,他用收抚摸身旁的一棵竹子。

    如果是他原来的样貌,定然是翠竹玉面俏郎君。然而,此情此景,他身边不断传来耻笑声,嫌弃的话络绎不绝。

    几个魔修侍卫当众聚集在一起嘲笑秋正雅。

    “她是魔君的炉鼎吗?比我家里的母老虎还丑。”

    “小点声,魔君没准喜欢这个类型,听说三天前,魔君唯独去了她的院落。”

    “你们有所不知,魔君进去了不足一柱香的时间便出来了。”

    “这么快!真不知道是她太丑还是魔君太快,嘿嘿嘿!”

    “嘘!小点声!魔君的玩笑你也敢开,疯了吧你!”

    突然,刚才说魔君太快的侍卫一动不动,如同石头一般,只有眼珠惊恐地乱转。

    几人耳边传来寒凉的声音:“我的快慢,你们很想知道?”

    他们回头一看,符沉正站在几人身后。

    侍卫吓得魂飞魄散,之前白魔窟有过两次宴会。魔君要么不来,要么很晚才来,今日宴席还没开始,他怎么这么快就来了?

    几人赶紧跪地求饶:“魔君饶命,魔君恕罪,我等并非有意冒犯。”

    “你们几个这么喜欢八卦聊天,不如派你们去当卧底,去妖道刚好,妖道淫邪,能满足你们一切好奇心,搬走这个石头人,不要在这碍本座的眼,你们马上出发。”

    几位侍卫跪都跪不住了,瘫坐在地上,妖王狠毒,他们去妖界九死一生。

    符沉气势冰冷,魔君做的决定,断无更改的可能。他们只好哆哆嗖嗖地搬走“石头人”,再也没敢瞧不远处的女修一眼。

    秋正雅感到后背发凉,接着听见了符沉冰寒说的话。

    想置身事外不可能,秋正雅只好转过头,带着面具的男子映入眼帘。

    符沉身姿矫健,只消站在那里,气势凌厉,对秋正雅而言,符沉是个极其复杂的人。

    他的复杂在于他的多面性。有时,他身上会迸发出这种慑人的气魄,属于一代魔头的震慑力。

    有时,他像一个喜欢玩闹的大孩子,他没有特别深的杀孽,每每喜欢捉弄人,使人生不如死,欲哭无泪。

    例如,他建造的十八道,把人当成玩物,困在迷宫里,任猎物东闯西撞,在符沉所谓的游戏规则中寻求一线生路。

    对于秋正雅来说,最可怕的敌人不是秋凌,不是天道,而是符沉,因为他无法预测,根本不按常理出牌。

    就像现在,秋正雅不知道居于什么目的,符沉正迈着步伐向他走来。

    秋正雅豁出去了,对着符沉咧开一个大大的笑脸:“魔君大人,那日走的那么急,人家想你想得发慌呢。”

    符沉的鼻子哼了一声:“是吗?那好,今天我好好陪陪你,不过在这之前,我们要先做一件事。”

    秋正雅的眉头抖了一下,看了一眼自己大张的衣领:“什么事?”

    一眨眼不到的功夫,秋正雅根本看不到符沉如何动作,他的手腕被握住了,一股大力将他猛然向前拉。

    五千年了,这魔头的功法更进一步,动作快到眼睛都跟不上了。

    秋正雅微薄的挣扎之力,完全不起任何作用,两人来到了池塘边。

    该不会是他想的那样吧?冰凉的水扑面而来,秋正雅脸朝下直接被按到了池水中。

    水从四面八方灌了过来,他措手不及,以至于被呛了一大口水,按着他后衣襟的手坚如磐石,一动不动。

    秋正雅被提出水面的时候,眼泪快被水呛出来了,脸上的胭脂全糊化了,水流顺着脸颊完美的弧线一路蜿蜒向下,原本大开的衣领,敞开更多。

    潮湿衣襟的贴在如玉的皮肤上,水流还在往下,蔓延到令人遐想的里衣内。

    符沉舔了舔唇角,他炙热的目光在秋正雅姣好的容颜上留恋,在看到眼尾淡红色泪痣时,倏地眸色加深。

    </li>

    </ul>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