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 凹凸世界我只想回家!! > 第84章 想家的第七十七天
    眼前少年的那副呆滞神情神近耀见过,他对伽尔情绪波动的突然并没有吃惊,也没有怀疑或是不安,就像熟的不能再熟一样。

    宛如早已习以为常。

    他伸手把刚从野外摘回来的果子递给少年。然后起身离开原地,循着空间的构造在洞窟边坐下,尽量不沾阳光,曲起一条腿,摆弄随身携带的苦无。

    伽尔懵逼的接过东西,茫然看着那人远离火堆。可能是环境问题,洞窟里湿气很重,所以才会有火源。他双手捧着果子,看了会跃动的火光,然后再将视线放在洞口那人身上。

    有些偏长的蓝色头发,像是白色短袖的衬衫,腰间系着的黑白条带应该不是什么围巾,反正整个人看起来很酷。回忆先前所见的正面,那人似乎戴着口罩。尽管很奇怪但想着谁没点癖好+凹凸大赛的选手形形色色的原因,没啥计较的。

    不知道为什么,伽尔觉得这个参赛者很有亲切感,他不讨厌这人。

    话说……他为什么要弄晕我呢?如果是想着积分啥的攻击我也没用啊,再者就算要杀我,昏迷期间那么多机会,他好像没动手?

    不对,不是他要打断,而是我情况不对,他意识到这个?还是说……

    他就是因为知道这个,所以才会强制……阻碍?

    少年抬手捂头一愣,他觉得事情似乎有哪不对劲。

    我在……想什么?

    伽尔回神思考这事情应该不可能才对。

    除了安迷修,没人知道自己有这个毛病,嗯……应该说安迷修都不是很清楚。

    自己基本没怎么透露,况且这人也是第一次见……不会是……

    他突然想起先前和神使们的对话,自己接受了穿越原因,或多或少也猜测到梦里那个和自己对话的人可能就是这个世界的居民,但他还是不太相信……

    和自己对话的人就是这个世界的他。

    不然为什么两个人的元力能够不排斥的传输?为什么他会觉得那个声音在哪听过?就连感受和内心的需求……也那么的相似……

    因为那个人,就是这里的他。

    因为是他自己,因为是自己的声音,因为是自己的感受……

    所以元力不会排斥,所以才会觉得耳熟,所以当时那人内心的空旷和寂寥,和自己的情绪共鸣了,所以在消失的那刻他和那个人……

    都哭了。

    即便自己没有看见,意识沉眠于黑暗,但他却轻微感知到,脸颊湿了,心里很不好受。

    原来你已经不在了,所以我才会来到这里。

    呐……

    为什么你会恨这个世界呢?

    心知这个问题的答案如今再怎么猜测思考也无用,出题人没了,它将成为永远解不开的谜底。伽尔想了想决定先把副本的事情弄好,之后再去找丹尼尔。他很清楚如果想了解那个自己,只有这个世界的持权者才能告诉他。

    啊……又要去见那群垃圾桶了……

    他起身走到洞口的动作被那人一览而尽,意识到对方没阻碍自己,沐浴在外界的阳光下,少年背对着开口:“虽然这样说很奇怪,但还是谢谢了。”

    语毕,迈步而去。

    神近耀见他丢下一句话就走了,闭了闭眸,大概是不太习惯阳光的刺眼,但他却觉得此刻,挺好的。

    …………

    如果放在其他人身上,他是不会信的,那个敲晕自己的人的态度似乎也在哪遇到过。

    我靠……我该不会是得妄想症了吧?!

    怎么遇到的好几个都那么熟??

    真·自来熟……

    他很奇怪,你说遇到一两个还行,但弄出一群人……那也太可怕了。

    伽尔决定搞完副本去医院检查下,稳定心思后突然想起一件事。

    “82号去哪了?”

    …………

    ……

    格瑞没有想过自己来商店买牛奶都会碰到嘉德罗斯。那人身后跟着两个所有参赛者都熟悉的人影。雷德在商店门口凑来看去,逮着裁判球的耳朵任对方瞎折腾,反正又跑不掉,就算跑掉了……

    还有那么多,不着急。

    拎着裁判球的雷德半蹲:“小伽尔呢?”

    “我才不会告诉你<(`^)> ”

    “就是就是!(;`O)o”

    雷德乐了:“哟,有人给你们撑腰,就这么胆大?”

    “我们不会出卖大人!ヽ(‘⌒メ)ノ”

    门口的457抱着巧克力棒瑟瑟发抖:“誓死抵抗QVQ”

    一边的嘉德罗斯闻言,蹙眉上前,对着雷德手里的裁判球就是一脚:“碍事。”

    “啊!456号!QAQ”

    “哇哦,老大踢的好……”起身眺望的雷德直接挨了祖玛一巴掌:“笨蛋。”

    整个过程虽然日常,但全部都被从商店出来的格瑞看见了。

    嘉德罗斯:……

    格瑞:……

    僵持一会的两人,格瑞率先行动,他扛着烈斩略过嘉德罗斯和另外两人。不凑巧下一秒眼前就竖着一根黄黑色棍子,闭着眼睛也知道是谁的东西。

    “打架!”

    “不要。”

    雷德见状,凑到祖玛身边笑了笑:“运气真好,没找到小伽尔,倒是遇到格瑞了。祖玛你说会打起来吗?”

    蒙德祖玛:……

    在几人对峙的时候,一个抱着仪器、脑袋上有个S标志的裁判球从他们之间的空隙飞了过去:“大人哪去了(O)?”

    拿着鸡毛掸子打扫的458:“啊嘞?你不知道吗,大人去【地穴龙窟】了呢。(*`з)”

    抱着小商品摆置的459:“大人说哪里一次性可能搞定很多东西。ヽ(*з`*)”

    收银台处的460:“找大人什么事呀⊙ω⊙”

    路过走廊的461:“你一个主系统的,跑来问我们商店的?(=Д=)”

    S裁判球:“还不是因为那地带信号极差,追踪没用啊Σ(|||▽||| )……”

    商店裁判球:……退群吧你……

    外面几人闻声,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

    嘉德罗斯收回武器,哼了两声:“走了。”

    雷德一脸懵逼:“诶?不打了?老大去哪啊?”

    看着三人离去的背影,格瑞打开终端地图,查看伽尔的位置,上面弹出提示说无法定位。关掉光屏的参赛者叹气,拿出兜里的牛奶。

    那家伙很强,应该没事。

    …………

    ……

    尘埃落地,被碎石堆积的洞口将阳光遮了个严严实实。岩壁与尖爪的摩擦声刺耳的很,少年不太喜欢这玩意,他蹙眉,侧身躲开利齿飞龙(86)的巨喙。

    漆黑的蝠翼撑开腾空,穿梭在巨大钟乳石林间,半张着嘴,露出细小繁多的利齿。胸腔溢出的愤懑转化为喉间的低吼,沉闷的压迫感扑面而来。

    少年抬手堵住耳朵,虽然没啥作用但至少能缓解一下。对声音比较敏感的他因为体质原因不得不这样做。

    他可不想还没刷完本就被魔兽震的头疼昏迷。

    太丢人了。

    再次听见周边细小的哭声,少年对此只想叹气。用长/枪干掉魔兽后的他往岩壁角落的淡金色立方体走去,被那层光芒包裹在里的是进副本后、躲在石头背面的82号。

    他半蹲抬手摸了摸:“别哭了。”

    “呜呜呜QAQ,大人……嘤嘤嘤……”

    伽尔:……

    焦急的伸出小爪子向伽尔扑了过去,小脑袋埋的紧紧的,耳朵也焉了下来:“参赛者真的好讨厌呜呜呜!!他居然把我丢进这个深洞!!qvq”

    好吧,这不怪你。我也没想过龙窟这副本磁场太强,会干扰你们机器人。

    一开始在洞窟里发现82号他没有吃惊,不如说很是诧异它为什么不自己飞出去反而要等他来?

    结果是想出出不了,只能当咸鱼躺着等人。

    他打开终端,瞥到右上角的信号标志没有亮,就明白这里的磁场对机器有影响。自然终端是用不了的,裁判球的部分功能也会受到阻碍。

    龙窟的建造很是奇特,如名其曰的地穴,还真是地下,不过它的入口就很迷了。最开始找了半天都不知道怎么进去,面上封的死死地,谁知到他四处寻找的时候会踩到一个大洞,还特别深……

    坐着滑道似的的地道落地后才意识到凹凸大赛的怪异和恶趣味。

    踏马的……

    那个老狐狸没事挖什么狗洞……

    挖就挖了呗,还把高等的龙魔兽安排在这……不会飞的选手掉进去铁定GG啊。

    …………

    “大人?”

    回神低头看着小不点:“走吧。”

    离开此地后的伽尔往西边而去,他想找个有信号的地方把这次的物资传送回商店。收获颇为丰富,光是龙鳞就有几十块。看着储物器里的东西,他在想大赛的东西如果到了外界人手里,肯定值钱的紧。

    如今西边区域已开放,不知道为什么丹尼尔突然同意了,他说那里很危险,难道就不怕选手误进?

    总觉得有些着急的样子。

    这一次刷本由于我贪心,加上副本里面构造非常大,以至于魔兽很多,所以……没忍住刷了个通,都被我一扫而空,自然时间也耗费不少。

    此刻已经天黑了,树林里的昆虫很多,也不知何时吹起了风,虽然有点凉凉的,但对于刚运动过的我来说还算比较舒服。

    “82回去休息吧,你陪了我一天也该累了,记得多吃点哦。”我把它放在地上。

    “已经晚上了,大人也回家休息吧ヽ(*з`*)明天是7号的工作,不知道又要何时才能喝到大人给的机油了……QAQ”

    敢情这个才是你的目的?

    撸了一把耳朵,没好气道:“有空我会来找你们玩,你个机灵鬼。”

    “嘻嘻(`)”

    82号离开了。天空的皓月也亮了起来,映射出周边景色的模样。越过几棵枝繁叶茂的植物,眼前是一座不算太高的山坡,布满芬芳扑鼻之物草地被夜间的微风吹的沙沙直响。

    这里环境很好,坡顶旁坐落一块石头,石头底遍布碧绿的青苔,青苔之外就是花朵与草地的交汇油画。温度和环境造就的感触,不免让人神清气爽。

    碧绿的崖坡下有一片湖泊,在宁静的夜晚因皓月闪亮,虽清幽,但却不失活力。毕竟,周边那么多萤火虫呢。

    少年放松坐下,开始回想先前遇到的那个蓝发参赛者,他在思考,为什么自己会觉得那人知道他的事。

    他有点困惑,自己明明是倾向于雷狮那样的参赛者,但……下午所见的人却莫名吸引着他。

    不是说有什么光点或者特别之处引起他的注意,让他很感兴趣;而是本能驱使,像是有种无形的东西,将他和那个人联系着。

    那是什么?

    如果不是因此和那让人害怕的熟悉感,自己被莫名打晕醒后第一件事肯定要揍他一顿。

    伽尔抬手放在心口,低头注视,耳发顺着动作从肩臂垂落。

    是他认识的人吗?

    伽尔可以摸着良心说自己根本不认识那个参赛者。但神使事件后,意识到那个梦里和自己说话的人就是这个世界的自己,算上这个再来思索所有的事情。他认为所谓的熟悉感应该是这个世界的自己,和此世界的其他人有过联系,通过灵魂的自主同步,所以他才会感到悲伤。

    但似乎又有哪不对劲。

    下午那个人,如果是认识这个世界的他,那么参赛者动手的原因就不需要解释了。

    可是……他不是他啊。

    他是自己,只是伽尔这个人。

    伽尔觉得安迷修和雷狮他们在哪见过,原来不是自己的记忆,而是另一个他的记忆,因此在他来到这个世界时,就已经被这个世界的他同化了吗?

    他不相信神使们说这个世界的特异点没了,也不相信这个世界作为特异点的另一个他死了。

    他觉得自己和另一个他,是两个人。

    这也是为什么能接受的原因。

    可是,如今看来……

    明确了这件事和其他联系的相同点的他……

    算什么?

    …………

    止步于此的人影嘴角呢喃,完全没有意识到身后之物的接近,它所处的花海与芳草早已枯竭凋零。黑色的能量球在击中的那刻——

    崖壁断裂,石块爆炸,周围的植物一瞬间化为灰烬。粉碎的尘石尽数掉落,落尽坡下波光粼粼、映照明月的湖泊。

    随着重物扑通掉落、被湖水埋没的影子的同时,周围的萤火虫也消失了。湖水溅淌的岸边被先前炸碎的石头和土块铺满散落,凌乱不堪,狰狞显眼。

    夜不再安静。

    </li>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明明说的是不低于2k,自从二卷出来章章3K+,所以我决定……

    3k就3k吧,顶是什么?能吃吗?

    我爱码字爱的深沉。

    每个人的元力不一样,本身就排斥,强制借用会有生命危险,所以只有同灵魂的人,才能借啦。(

    同属性的可以互助,但不能抽离)

    耀哥是认识伽尔的,而且关系很好。

    伽尔知道那个人是他,只是不想承认而已。

    如果你知道另一个自己死了,也很不好受。

    男主混乱了。(我看你们能不能分清他是他?还是,他是他?)

    ——next——

    咋又是你?</li>                    </ul>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