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我靠异能发家致富[重生] > 第18章 第 18 章
    “不能吧……?”有人犹豫地望了望黑乌砂。

    事实上,这块黑乌砂外头做的皮确实天衣无缝,连高奇文这种浸淫赌石几十年的行家都看不出蹊跷来,苏格这种半路出身的人自然更不可能看出什么来。

    只是先前他路过这块石头,见它被严严实实保护着,不由好奇这块原石里头到底如何。

    用异能看进去,苏格这才发现石头皮下有一层明显的分割面,上下石皮的结构和纹理都出现了断层,材质上也有些许差别,显然不是天然形成的。再仔细看,便能看出有黏合的痕迹,只是黏合得很高明,如果苏格不是有这异能,根本发现不了。

    结合着先前自己胡吞海塞记下的那些零零散散的知识,苏格知道这就是所谓的作皮石。

    皮是作伪的,为的是掩盖这块石头本身平平无奇的石壳,那些开了窗的擦面,其实是在切口处贴上一块水好色好的翡翠薄片,再在黏合处的接缝精细伪造填补来掩盖。看上去绿的喜人,种水也好,实际上下面原本的表相非常一般。

    上头的松花和蟒带也是后来伪造上去的。松花是用真的绿色翡翠敲碎,分洒在较厚的石皮上,再进行补沙处理,充作条带松花,营造出可靠的石皮表相来。

    蟒带也是差不多的过程。

    “一块擦垮了的老帕敢原石,估计原主人是见擦开后无绿,不知道从哪儿找了个高人,重新作皮、造蟒、填松花。”苏格一句一顿,笑意盈盈地看着王胜:

    “给它做了层假石皮,不值钱的石头转眼就变成了能卖出一千四百万的宝贝。王老板,这利润真是让人羡慕,你说是不是?”

    王胜哪敢接茬,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脸上表情僵硬。半晌,他勉强开口:“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意思,你说的和这块黑乌砂又有什么关系?”

    “王老板,这口头上的话谁不会说说,你既然说我污蔑,我把证据摆上来给你看好不好?”苏格嘴角微勾。

    王胜想这块作假的石头自己都看不出异常来,苏格这样的小年轻又怎么能找出所谓的证据?只是苏格似笑非笑的样子实在让他没底,他干笑道:“本来就是真的石头,又哪里会有什么作假的证据。”

    他求助的目光看向高奇文和高敬玥:“这,高老爷子,您看这如何是好?”

    王胜希望高奇文这时候能开口解围,别让苏格再在这儿说了。但毕竟是一千四百万的买卖,高奇文不信苏格,也不得不谨慎起来。

    高奇文瞥了眼王胜,沉吟一下道:“让他说。”

    王胜额角冒出了汗,不敢多说些什么了。倒是高敬玥看不得苏格在这捣乱的样子,挽着爷爷,晃了晃他胳膊:“爷爷,你别听苏格的,他不知道在使什么坏心眼!”

    高奇文有些不耐,抽出手,声音大了几分:“我说让他说!”

    高敬玥不敢再回嘴,低下头,嗫喏应了一声,而后瞪了眼苏格。

    “既然高老爷子都开口了……”苏格脸上笑意淡了淡,迈步走向黑乌砂。他脚步有些不稳,见苏格身子轻晃了下,周满一把上前扶住了他。

    苏格感受到自己肩膀被人揽住,稍一转头,看到周满,感激地笑了笑。

    由周满扶着,苏格半蹲在黑乌砂前,思索了下,而后从口袋中掏出手机,撕下了屏幕上的钢化膜。

    略低下头,苏格从旁人看不见的角度再一次动用了异能,想更清楚地摸清造假部位的情况。刚一动用异能,太阳穴和眼睛立即传来剧烈的刺痛,他赶忙闭上了眼睛,停下异能。

    这块原石……先前操控着异能往里看了下,结果浑身精力都被抽走,导致苏格现在感觉自己随时都能昏睡过去。

    结合之前几次透视的经验,苏格猜测,恐怕是品质越高的翡翠,透视看下去,消耗的精力越多。

    其次,原石的大小也是影响因素之一。看大的石头总是要比小石头更费劲些,眼前这块黑乌砂,足足有半人高。

    这回苏格没敢太往里看,视线停留在石皮下六七厘米就不再深入了。而这个深度,已经足够他看清作假石皮的情况。

    苏格探手上去,摸到一处开窗,这里露出的色纯正细腻。

    然而这一块,其实是作假镶上去的翡翠薄片。

    只是作假的人技艺高超,贴上去的翡翠薄片和原本的切口几乎没有一点缝隙,旁边的沙也补的好,真的看不出一丝一毫的破绽,自然的就像天生长在这个切口上一般。

    苏格不由想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做的这块石头。手艺这么高超,想必对翡翠的了解远超常人,这样的人,赌石赌涨的概率也要比其他人高,又何必去做这种勾当。

    拿出刚刚自己从手机上撕下的钢化膜,苏格对着黑乌砂比划了下。

    “你要做什么?弄坏了照价赔偿!”王胜看着那蛛网一样裂开的薄薄钢化膜,有些眼前发黑。

    “翡翠摩氏硬度是6.5到7.5度,用锋利的小刀刻划都不会留下印记。”苏格语气没有丝毫变化,他微微弯折钢化膜,形成个六十度的夹角,而后刮起了开窗处两侧的砂石。

    一层薄薄的沙被刮了下来,王胜看着那层扑簌掉落的沙粉,眉头剧烈跳动。

    他知道自己应该及时上前阻止这一切,只是现在周围人怀疑的目光让他不敢再动弹。王胜只能祈祷苏格是做做样子,其实什么都不懂。

    苏格又刮了会石皮,捏着被折角的钢化膜不知道在做些什么。直到周围人都有些不耐烦了,一声微小的“嗤”传来,如同掉入水面的石子,迅速荡起阵阵波纹。

    空气诡异的安静。

    王胜眼前眩晕。

    “哎呀,好像插进去了。”苏格抬起头,苍白的脸上是无辜的笑意,语气里全是好奇,“这里怎么会有个缝呢?”

    只见苏格手下的钢化膜,有一角嵌进了石头里。石头的硬度,钢化膜怎么能比,能嵌进去,是说明这里有缝。

    周满看着他那笑的满脸不怀好意的样子,也不由心情畅快。他现在确认了,不管苏格现在对自己的态度如何古怪,这还是他认识的那个小心眼,说话能气死人的苏格。

    苏格又向里按了按,可以清晰感受到那里原本严丝合缝的地方,裂了道小口,粘连的地方被翘开个口后,空气灌入其中,接下来的动作就很顺利了。

    苏格来回移动钢化膜,终于,一声清脆的“咔擦”声响起,就见一块指甲盖大小的翡翠薄片从黑乌砂上掉落下来,一路磕磕碰碰,直到滚在了地上。而原本开窗的地方,只留下灰色的石皮,哪还有一丝一毫的绿色。

    翠绿色晶莹剔透的薄片躺在地上,好看的很,像个柔柔弱弱的小姑娘,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有些害羞,希望谁能将自己轻柔地捡起,而后放回原处。

    众人看着那薄片一言不发,没有谁想去捡起它。

    谁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这块指甲盖大小的薄片,是后来弄上去的。若是天然生在石头上,不用解石机绝对不可能掉下来,因为翡翠和石肉长在一起。

    寂静的空气终于有了声音,声音越来越大。

    “竟然真的是假的!”

    “好啊,做生意就讲究个诚信二字,王老板这儿也干起造假的行当来了!”

    “给我退货,不买了,谁知道买个什么破烂玩意回去了。”

    王胜慌了,他本想捞这一笔就回中缅交界处的。毕竟这样一块表相绝佳的石头,高奇文不可能就在这现场切开,肯定是要带回公司的。

    而等他回公司,有没有发现这石头造假,都和他王胜无关了。那会他早已改名换姓,去到中缅边境,谁还找得到自己。

    只是现在,不仅高奇文不买这石头了,其他的顾客也纷纷要求退货。

    这亏的就有些大了。

    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呢?王胜回想自己这块石头,找的是缅甸那边被赶出矿区,但作假技艺出神入化的老矿工做的,连自己这种看了几十年石头的人都看不出丝毫异样来,旁人怎么会看出来?

    “真是惭愧,我来来回回看了好多遍石头,一点问题没发觉。”

    “这苏家的小公子眼力不得了啊!”

    “要是我们家有这么个天才,早就供起来了,他爸怎么就糊涂地把人赶出家门了?”

    “嗨,男人嘛,家花总是不如野花香,那档子事,谁不知道啊……”

    周围人议论起来,老周望着黑乌砂,面色严峻地朝自家儿子招了招手。

    “干嘛?”周满问道。

    “苏格说的对,以后看到我想赌石,一定要拦住我。”老周深刻意识到,自己可能真的眼光有问题。

    另一边,苏格似笑非笑地看着王胜。

    高奇文和高敬玥望着地上的黑乌砂,脸色青白交加。

    良久,高奇文瞥了眼王胜,冷哼一声,转头就走,再不提买这块料子的事。高敬玥望着爷爷的背影,又看了看苏格,犹豫了下没跟着老爷子离开。

    王胜汗流了一身,他勉强镇定住,朝四周拱了拱手:

    “对不住了各位,这,这黑乌砂也是我从缅甸矿工那边带回来的,你们也都看到了,作假作的天衣无缝,我这也是没看出来不知情啊。”

    “我王胜给大家赔个不是,今天这大仓里的石头,全部九折,给大家赔罪了。”

    这些石头,不卖出去,也很难全部带去中缅那边。哪怕降些价格,王胜也得给卖出去。

    旁人望着王胜,皆是神色不屑。

    “本以为这边大仓的料子好,没想到也有作假这档子事。”

    “呵,九折我也不敢买,谁知道哪块又是作皮石。”有不少人转头就往大仓外头去了。

    还有些人受这九折吸引留了下来,只是看起石头来明显耗费的时间比先前要长,也是害怕不小心买到了假石头。

    王胜是真不知道这是作皮石,还是假装不知道,苏格都不在乎。

    他今天的目的也不是为了做好事给高家祖孙避雷。

    “那王老板,这块石头……”苏格指了指刚刚万众瞩目,现在旁人懒得再看一眼的黑乌砂:“既然是块假石头,总不会还卖一千四百万吧?”

    王胜恨透了苏格,偏偏挤出笑容来:“您说的是,自然不值一千四百万了,只是它确实是帕敢老场口的,又这么大,四十万还是值的。”

    “四十万,九折,也就是三十六万。”苏格飞快地算了算,而后笑道,“我买下了。”

    “什么?”王胜怀疑自己听错了,有些难以置信,僵笑,“这,您都知道这是块……”

    剩下的话梗在喉咙里怎么也说不出了,王胜不知道苏格在打什么注意。

    一旁高奇文被自家司机搀走了,高敬玥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没走。她听到两人对话,踩着高跟鞋上前:“苏格你什么意思?为什么要买它?”

    高敬玥眼里充满了怀疑。

    苏格瞥她一眼,笑道:“我是买了提醒自己,时时刻刻注意着别被作皮石骗了,好好磨练磨练眼光。”

    高敬玥听着他满含嘲讽的话,再也忍受不住,扭头走了。

    苏格目光从她气急败坏的背影收回,移到了王胜身上:“王老板不卖?”

    “卖。”王胜深呼两口气,生意没有不做的道理,虽然从一千四百万到三十六万,这落差不是一般的大。

    招呼伙计拿来pos机,苏格结完账,周满和老周帮他将这块石头搬上了车后备箱。

    等看到这块石头安静地躺着后备箱里,苏格终于松了口气。

    “对不起你,大庭广众让你受委屈了……”苏格无声喃喃,摸了摸这块石头,动作无比轻柔。现在他的眸子里,不屑的神色全部消弥,取而代之的是面对最好看的姑娘都没有的温柔。

    三十多万花出去了,之前在老肖玉石卖出的那块葱心绿翡翠赚到的七十万已经不剩多少。但现在,苏格心里只有激动。

    没有人注意到,他现在手都在微微颤抖。

    这块石头里,是一块足足有篮球大小的玻璃种帝王绿。

    但凡高奇文买下这块石头,只需要用解石机切一刀,一刀,就能看到皮壳下满当当、震撼人心的帝王绿。

    是翡翠中的帝王,极品中的极品,有价而无市的存在。

    这块帝王绿,若是在缅甸翡翠公盘上竞拍,起拍价就得两个亿。

    当然,缅甸公盘上,只能采用欧元交易。那么换算成人名币,将是一个惊人的数字。

    苏格已经打定主意,日后切开这块帝王绿的时候,一定要给高敬玥发邀请函。

    “苏格,你是怎么知道这是块作假的料子的?”老周好奇了半天,终于趁着这会没其他人了问出口。

    苏格笑道:“猜的。”

    老周抽了抽嘴角,显然是不信。不过他也没追问,倒是旁边的周满又问了:“那你为什么买下它?真是为了提醒自己?”

    “嗯呐。”苏格面不改色地点头。

    另一头,离开大仓的高敬玥坐在驾驶位握着方向盘,总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苏格这么好心,不让自己和爷爷买到假原石?她怎么不信呢。

    一直紧绷的精神终于松了下来,苏格眼睛胀痛难忍,头也晕乎乎的,终于没能坚持住,身子往后倒去。

    周满眼疾手快,一把接住了苏格。

    “苏格?”周满揽着昏倒的苏格,有些不知所措。

    “赶紧的,叫救护车,联系下苏格家里人。”老周早就觉得苏格状态不好,这会见人晕了也是一惊。

    “我叫救护车,爸你翻苏格手机联系下人。”

    老周慌忙从苏格口袋里摸出手机,打开通讯录,那里头除了自己、周满还有肖老板的号码,就只有一个人了。

    沈遇。

    </li>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苏格:你不是爱抢吗。你抢我两万块人民币,那我抢你两个亿欧元好不好鸭

    以及,我亲儿子沈遇终于能上线跟看官老爷们打个招呼了

    </li>                    </ul>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